什么是超级链?

超级链是Optimism提出的一个较新的概念,其通过将OP Stack 代码库维持为公共产品,以寻求将原本孤立的 L2 集成到单个可互操作和可组合的系统中。在这个过程中,区块链本身的概念可以变得抽象,可以将这个可互操作的区块链网络视为一个单元,比如就像一个商店,而每条Op链可以视为商品,即“可互换的计算资源”,每条Op链要求由OP Stack 构建并被Optimism Collective 管理。

如果更形象点来理解它们之间的关系,以太坊作为底层基础设施存在,超级链可以类比做手机应用商店,Op链类似于应用商店中的应用程序,用户使用Op链就像下载某个应用程序一样会根据需求而定;Optimism Collective类似一个操作系统,统筹协调各个应用程序(Op链)的资源调配等;Optimism Collective进行调配使用的工具叫排序器,同排序器让应用程序有条不紊的将数据从应用商店传输到底层基础设施保存确认等。因而这就要求超级链:1)共享 L1 区块链;2)构建所有 OP 链的共享桥;3)构建排序器并具备完善的OP链配置选项;4)能传递跨链消息;5)为了规模化应用,还需要降低 OP 链部署成本。

 

超级链如何治理与运作?

下面我们进一步深入了解超级链的治理和运作流程。超级链设想了一个互连的 OP 链网络,每条OP链自行选择加入排序器,然后经由链工厂(Chain Factory)分批实现与以太坊L1的交互。

OP链可选择的排序方式有:自排序、利用 Optimism Collective 的排序器、以及采用去中心化排序器集服务。自排序引入了一种新的收入模式,开发者可以从他们发布的链中获取费用和 MEV。去中心化排序器将同时服务于多个 rollup,并使用加密经济激励措施来让运营商负责。共享排序器可以实现原子和信任最小化的跨链 rollup 通信,因为节点同时在各个链上生成块。超级链排序模型的早期模型涉及拍卖,潜在的排序者向网络支付排序权并赚取他们的费用份额和 MEV。排序者可能还需要与追溯性公共产品资助 (RPGF) 分享部分费用收入。

链工厂(Chain Factory)是以太坊 L1 上的桥接智能合约。这座桥将由 Optimism Collective 管理。该桥将包含与链相关的所有配置信息(链 ID、gas 限制等),从而解锁以下功能:1.任何给定 OP 链上的操作节点将能够确定性地推导超级链中所有 OP 链的状态;2.链的合约地址将能够在部署之前计算出来,允许在加入超级链之前在链上进行活动,这对于在将执行环境插入证明系统之前对其进行测试或试验可能很有用。

OP 链 与以太坊的交互安全性由证明系统维护,其独立于 rollup,被称为链推导,其中规范的 L2 链由排序器和验证器计算,他们注入 L1 块数据、L2 交易数据和来自 L1 的新存款。定序器处理事务、构建块并将压缩的块批次发布到 L1。验证者跟踪定序器,如果他们发现无效输出,则用欺诈证明来挑战他们。

 

超级链为什么此时诞生?

从某种意义上看,Optimism提出的“超级链”与波卡、Cosmos的跨链理想很接近,只是说技术路径不同。与Web2竞争,甚至取代Web2的概念也一直有,为什么市场这次对超级链的概念关注度那么高?

从“链”的发展史看,在2017年,区块链行业应该算是公链纷纷“逐鹿天下”之时,当时人们对于以太坊的缺陷还有很多不满,很多号称”以太坊杀手“的新公链像雨后春笋般诞生。可是,伴随牛熊交替,以太坊最终在公链竞赛中遥遥领先,市场中越来越多人认为公链市场最终将“万链归一”,而以太坊将是挑战Web2的最佳选手。从技术发展的角度看,2017年应该是各种区块链技术路线“百家争鸣”之时,但理论未必都能落地,在实践的检验之下,以太坊成功转到PoS机制,上海升级也顺利完成,以太坊Layer2龙头项目纷纷落地,有效解决以太坊性能扩展等问题。然而,反观其他公链发展,一条清晰且真正可行的区块链技术发展路线逐渐形成。

就像Optimism在文章中提到的那样:如果以太坊想要与 web2 的巨头抗衡,并在未来互联网世界占据一席之地,它就需要具备互联网级的规模,但现在没有一个扩容方案或 L1 可以支持。与此同时,多链自身也存在不少问题,以太坊 L2 已经达到用户体验的极限,但距离全球规模采用还差得很远,也不足以支持去中心化网络。为了能给予未来数百、数千和数万条区块链支持,行业需要进行范式转变。

Scroll to Top